陆静

这是一个可忽视的脑洞【doge】

占一个tag不好意思m(_ _)m

说起来前段时间有一个很奇怪的脑洞,做梦梦到的。

大概就是哈鲁早上照例泡浴缸,因为是周末所以真琴没有来他家,然后泡够了也泡饿了,哈鲁就去厨房做早餐,浴缸里的水没有放出去,等哈鲁吃完早点想起来没有放水去浴室的时候发现一个淡蓝色的半透明的水状的“真琴”坐在浴缸里(没错就是水成精了变成了真琴的样子😂,不要问我为什么会这样我也不知道啊!)。

但是哈鲁不愧是哈鲁,只错愕了一下就接受了这个事实,还问他饿不饿什么的。

同时,真琴因为想和哈鲁一起去买个什么东西,但是打哈鲁电话哈鲁没接,所以直接去了哈鲁家,敲门也没人应(这时候哈鲁在浴室和水真琴交流),然后就照常从后门进直奔浴室,发现了水真琴。

后面怎么发展的不记得了,在我被闹钟叫醒之前只记得这是一个 水真琴&真琴X遥 的故事,因为最后他们在浴室啪啪啪……😂

最后我只想问……有没有太太写这个?!!!(๑•ั็ω•็ั๑)

😂果然被和谐了啊,所以只能和上一起做了个图发出来了,另外我想说果然一开始就写肉好难啊!!!!!T^T

❤❤感谢花时间看这篇文的天使们么么扎(^3^)

【土银】论拖稿的重要性(上)

·本来这应该是一篇深夜60分来着的,但是因为本人业务不太擅长,所以拖到了现在,就当做一篇普通的文看好惹……
·关键词:拖延症(但是我觉得并没有切题_(:_」∠)_,嗯其实我就是想炖一下肉)
·第一次发文,小学生文笔请见谅
·人设:作家银,编辑土
·OOC……肯定会有啊!!!


土方十四郎拖着疲惫的身体、顶着暴雨过后掺杂些冷意的狂风去某人家里催稿时恶狠狠地想,是不是每个作者都有拖稿的习惯?!然后突然想起同事高杉负责的作者桂小太郎不仅没有拖过稿还总是元气满满地提前至少一个星期交稿!简直就是文坛的一股清流!

反观自家作者……土方表示最近太累他没力气吐槽。

好歹自己也是个副总编!

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凭着这股“上帝为何如此不公”的怨念土方终于成功地站在了自家作者家门前。

从出公司都现在一直攥在手里的备用钥匙终于派上了用场,土方进门踢掉了鞋子熟门熟路地冲去书房:“坂田银时!你到底知不知道明天就要交……!!”

怒吼在打开书房门时戛然而止,土方额头上一直都没有消下去的青筋在看到房里连个人影都没有时更加明显。

“这该死的天然卷!”土方重重地关上门,转身直奔卧室。

果然!

土方深吸了好几口气才忍住了去厨房拿一把刀让床上的人永眠的冲动。

他走到床边看了一眼某人的睡颜——

哈哈哈你们以为接下来是要进行一段两百多字的描写嘛23333,处于暴走边缘的副总编大人再次表示他现在既没有那个力气也没有那个心情!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把这个天然卷叫醒然后拿到原稿!

于是土方毫不留情地掀开了银时的被子并打开了窗户让冷风灌进来——比起他自己叫这个方法简直事半功倍!

屋内的温度骤然下降,床上本来睡成了“大”字型的人先是蜷成了一团闭着眼挣扎了一会儿,然后“!”地坐起身转头睁着那双迷糊的红色眼睛看见了站在窗前的土方,“啧”一声后皱眉大骂:“烦死了啊多串君!你知不知道扰人清梦等于杀人父母啊?!”

“要不是你那该死的拖延症我也不至于在这个时候过来扰你清梦!所以你快点去给我写稿子!”

银时烦躁地揉了把自己因为睡觉更显杂乱的银色卷毛,
整了整睡得凌乱的睡衣,然后下床。

土方看着银时离开卧室在客厅晃了一圈甚至还跑去了玄关,像是在找什么。

还没等他发问,银时就停下了动作,看向土方,眼神里带着些怒意——那是平日斗嘴时没有过的,然后土方听见银时开口问:“为什么今天没有蛋糕?!”

“诶?”土方有些反应不能。如果是平时,土方来银时家肯定是会带一两个蛋糕或者其他甜点的,因为自家作者是个帅宅的同时还是自己的恋人,可是——

“今天急着赶过来,忘记了……”

然后青筋暴起的人变成了银时。

没有糖分可以补充,银时整个人都不太好,所以当他怒气冲冲地把因为疲惫也不在状态土方撞回卧室推到在床上的时候,土方还在想要不今晚去定食屋补偿一下恋人——如果他写完了原稿的话。

“没有甜食,多串君要怎么补偿我?”

土方这才回过神来看着上方的恋人。也许是因为刚才撞得有点狠,再加上银时双手撑着身体把土方困在身下的姿势,起床的时候整好了的睡衣松垮地挂在银时身上,银时白皙又健壮的胸膛因此暴露了大半,平时无神的死鱼眼现在也微微眯起看着土方。

土方下意识地动了一下喉结,这样的恋人美丽而危险,就算身体很疲惫但也很诚实地有了反应,毕竟因为工作的关系他们已经有一个多星期没有做过了。

紧贴着土方的银时自然也感觉到了他身体的变化,他俯下身用鼻子逗弄土方的耳垂,低声说:“副总编用身体补偿阿银好不好?”

“……原稿……”在美色与工作中挣扎的土方呆呆地吐出这两个字,下一秒就被恋人用力咬了下耳后,于是不敢再说话。

银时还觉得不解气,往下移了些咬住了土方的喉结,但毕竟是自己的恋人,银时并没有咬得太狠,看了眼有牙印又凑上去舔了舔,舔完了喉结又顺着一路舔上土方的下巴,直到舔到了恋人的嘴角。这时候银时收回了舌头转而用牙齿轻轻地衔住土方的下唇,手也伸下去隔着西装裤抚摸着恋人的欲望。

被这样挑逗都还没有动作那就不是个男人了!

土方按住银时的头翻身把银时压在身下,舌头闯进银时口腔中捉住刚才作乱的舌头强势地交换着两人的津液,微曲起膝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都脱光扔到地上,然后抱起恋人坐在自己腿上,至始至终土方都没有放过银时的唇。

tbc




……夜深了,咱们睡吧😂
不要问我为什么要卡肉,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篇肉硬是被我分成了上下两部分😂